为什幺国文老师每年前两堂课要教「白目」的韩愈

  2019-12-18  阅读 480 views 次 点赞数353

每年暑期都会迎来一批高一新生,头两堂课我都给学生讲韩愈。

大概有人会想,拜託,韩愈这个人从文章到生平,整个超级无聊的好吗?高中第一堂课就讲韩愈,是要学生多讨厌国文课。

可是就整个高中教材的编排上来看,我却觉得先搞定最无聊也最核心的部分,实在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。

更何况我觉得韩愈一点都不无聊。

今天课堂上,我继续讲韩愈排佛的故事,然后讲解着传统的四民结构。每次讲到这,我总会问学生:「『士』这个阶级,没有直接生产什幺,凭什幺可以存在这个社会上?」

为什幺国文老师每年前两堂课要教「白目」的韩愈 韩愈。Photo Credit:wikipedia

我要跟学生解释的是,没有一个职业可以平白无故得到报酬的。士农工商是一个古老的社会理想结构,他代表的是标準的「劳心/劳力」区隔的社会运作模式,劳力者生产生活所需,劳心者去解决複杂的种种问题。

问题来了,如果一个劳心者存心不良会怎幺样呢?

我问学生,学生摇摇头,说这样问题很大。我接着说,这就是问题所在,当知识拥有者抹去良心,对于社会的冲击远比直接的一两起犯罪事件来得可怕。

或许吧,韩愈这人老爱说教,搞得大家很烦,可是他所忧心的那些,背后的庞大问题,大家有看见吗?

有学生说,那我自己赚钱总行了吧,不要做坏事就好了。

于是我问他:「炒地皮是坏事吗?你自己赚一堆钱,却搞到有人买不起房子,你开心吗?」这话中的因果很简单,学生却一时答不上来。

我很害怕的是,当这个社会持续用「努不努力」当藉口,将人们在知识领域上的表现用来分等级,合理化许多的不公不义。糟糕的是,既得利益者往往也是话语权的拥有者,是价值的决定者,他可以透过种种方式,去说着所谓「成功者」的语言,塑造成功人士的种种形象。

然后我们会认为这些上层的菁英们,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,如果有人做不到,就是因为「不够努力」或是「方法不对」。

这股氛围慢慢形成,社会上就永远有人可以不劳而获,有人一辈子努力却翻不了身。

学生说韩愈一直说教一定会惹人讨厌,我跟他说,他这叫白目,而且他也被贬了。但是啊,讲好听的话媚俗的话人人都会,可是这个世界真的会更好吗?你们现在看到的,这些留下文章来的人们,有几个没被贬过官?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说真话会得罪人吗?

这个社会上永远有一群人贪得无厌,透过种种方式享有自己的利益,再用氾滥的权利掩盖着真相。却也永远有一群人总不顾一切去揭露这一切,甚至不惜赌上自己的青春、未来、生命。

你说这些人是笨蛋吗?可是他们偏偏又拥有着超越一般人的眼光,穿透一层层的谎言、表象,直探最核心的问题。

犯颜直谏、抗颜为师。韩愈这人确实无聊,还喜欢给自己找麻烦。可是,我想跟孩子们说的是,我只是希望有一天当他们书读得多了,开始有身分、有地位了,不要以为这些都只是靠自己努力来的。

爬上了高处,责任才真正开始不是吗?没有人应该只为自己活着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